4.峰回路转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时晖拿出手机,点开微信页面,凌空晃了晃,“昨晚你救的那个女人,请我们吃饭,这周末下午,有空吗?”

    钢笔在指间停住,打个旋,回到掌心,邵墨钦收回目光,坐起身,重新看向桌面上的文件。

    漠视,是邵墨钦没有商量余地的拒绝。邵时晖懂了,不再多打扰,起身离去。

    走到门边,他突然又顿住步,说:“人生苦短,别把自己困在过去。你付出的够多了。”

    .

    周末这天,秦梵音从早上起来心情就很愉快,上午给琴行兴趣班的学生上了两节课。中午跟琴行另一个老板娘肖颖一起在外面吃饭。两个看起来文静秀气的漂亮姑娘,在别人想象中应该是坐在优雅奢华的西餐厅里切着七分熟的牛扒或是坐在古典雅致的日料店里吃着精致诱人的料理。偏偏他们是重口味患者,就喜欢在人声鼎沸的川菜馆里吃无辣不欢的川味。

    两人点了麻辣水煮鱼,毛血旺,辣子鸡,番茄鸡蛋汤。等着上菜的功夫,肖颖笑得别有意味,“施主,看你最近红光满面印堂发亮,应该是要走运了,目测还是桃花运。”

    “胡言乱语。”秦梵音笑着斥道。

    “我可没胡说,瞧你这一上午春风荡漾的小模样,啧……还好那些学生是小孩子,不然都要被你勾的魂飞天外了。”

    “我哪有?”秦梵音不自觉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有那么夸张吗?

    只是今晚要请那个人吃饭而已……

    “难道是那晚英雄救美的人?”

    秦梵音就像是一下子被戳中心事,表情不自在了。她拿起桌上的苦荞茶,抿了几口,正想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肖颖愈发兴奋道:“老实交代,跟那位英雄进展到哪一步了?”

    秦梵音扶额,“我连他叫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你能稍微控制下发散的思维吗?”

    “这么逊……”

    “人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还想怎么样?”

    “我为你着急嘛,大美女打光棍,说出去谁信啊?亲,你这个感情洁癖不好。你不多阅历,多交往,怎么知道哪个男人最适合你呢?”

    服务员将点的菜陆续端上来。秦梵音拿起勺子,为肖颖盛了一碗汤,接着为自己盛一碗。

    她的动作和她说话都慢条斯理的,有种优雅的美感,“你要这么想,任何一段关系的维持都得投入成本,不仅是我们的时间和精力,还有机会成本。如果因为一段将就的恋爱,错过了那个对的人,多不值得?”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啦……”

    “不要着急,属于自己的一定会来。”秦梵音夹起一片嫩滑的鱼肉,放进嘴里,吃的满脸幸福感,“在那个人出现之前,就这么过自己的小日子,也很好啊。”

    肖颖每次都能被秦梵音的从容淡定感染,也正因为如此,她一年多没恋爱了。

    秦梵音跟肖颖从爱情理论聊到学生拉琴又聊到最近用的哪个牌子的化妆品比较好,而肖颖最开始想八卦的——某人今天为什么春风满面,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了。

    下午出门前,秦梵音在衣柜里挑挑选选,穿了一条浅绿色真丝连衣裙,搭配米白色开衫。金色细腰带勾勒出盈盈一握的腰肢,长裙两侧半开,纤细白皙的美腿若隐若现。

    她的皮肤底子很好,如果不是乐团正式演出,一般只抹一层隔离。但今天,她坐在梳妆台前,很认真的上妆。选择口红时,她接连试了几个品牌几个色号,涂了擦,擦了涂,最后用了纪梵希的粉色唇蜜。晶莹的粉色,就像她现在的心情。

    秦梵音出家门时,正巧隔壁邻居王教授回来。王教授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笑着道:“打扮的这么美,今晚有约会?”

    秦梵音略窘,“没有啦,就是请几个朋友吃饭。”

    进入电梯后,秦梵音看着电梯镜面里的自己,莫名有点害臊了……

    秦梵音走出小区外,正要打车,看到了站在黑色路虎旁的邵时晖。

    约好六点在饭店见,他怎么到家门口来了?

    邵时晖双手插袋,目光在秦梵音身上流连,专注的忘了收回。

    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邵世晖是第一次知道,现实中真有这种女人,可以完美诠释古诗词里对美人的溢美之词。

    秦梵音快步走到邵时晖跟前,诧异的问:“你怎么在这儿?”

    又听到这清甜的嗓音,邵时晖顿时有种空虚寂寞了几天,终于得到满足的感觉。

    他风度翩翩的为她打开车门,唇角弧度恰到好处,“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我还是认为,女性外出有人接送比较好。”

    “谢谢。”秦梵音微笑道谢,上了车。

    车子前排有司机,邵世晖跟秦梵音一起坐在后排。秦梵音的目光在车内扫视一圈,没发现那个人……

    “你哥哥没来?”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他有点事,今晚不能一起吃饭了。”邵世晖体贴的加了一句,“他让我转达你,上次只是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

    “哦……”秦梵音笑了笑。

    原本涨满期待的心情,瞬间消失殆尽,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车子行驶在路上,秦梵音接到弟弟秦嘉阳电话。

    “姐,我临时有急事,不能跟你们一起吃饭了,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秦梵音不开心了,“你有什么事?陪女朋友吃饭看电影还是跟同学去打球?”

    “正事,大魏给我介绍了一家实习单位,晚上要跟那边的人吃饭,认识认识。要不你约上肖颖一起去?”

    ……都坐在人家车上了,还怎么约人?

    “好啦,你忙嘛。我跟你专业不一样,以后工作的事可能都得靠你自己喔。”

    “清楚明白,我可没指望啃姐。那姐你玩开心啊,邵哥人挺好的。”

    玩什么,开心什么,一个两个都放我鸽子,秦梵音闷闷的腹诽。

    挂电话后,秦梵音对邵世晖说:“不太巧,我弟弟也有事来不了……”

    邵世晖眉头微挑,轻笑着说:“我该怎么感谢我哥和你弟弟呢?”

    “?”秦梵音莫名看他。

    他倾过身,拉近跟她的距离,波光滟潋的桃花眼凝视着她,压低声线道:“成全了我们第一次约会。”

    周遭空气顿时斥满了暧昧的气息。

    秦梵音勉强笑了笑,就像是听到玩笑话,随即将目光移向它处。

    她骨子里很反感到处放电搞暧昧的男人,尤其是这种披了层英俊多金外衣的男人,仗着自身优势屡屡得手,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

    邵时晖明显感觉到秦梵音的不自然,不是娇羞的不自然,而是别扭生硬的。这不是好现象,于是他自觉的退步了。撩妹这种事,分寸最重要。

    吃饭时,秦梵音几番酝酿,用云淡风轻的表情说:“特地请你哥吃饭,他没来,总感觉欠了他什么。你能告诉我他的手机号吗?我想亲自打电话致谢。”

    邵时晖若有所思的看了秦梵音几秒钟,笑了笑,拿出手机,翻出邵墨钦的号码页面,递给秦梵音。

    “邵墨钦……”她轻轻念出他的名字。

    “嗯。”

    邵……墨……钦……

    这三个字在心里缓缓流淌,仿佛经过了无数的峰回路转,山重水复,终于流进她心脏。

    似乎在冥冥中,已经等了很久,很久。

    当天晚上,秦梵音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翻出邵墨钦的电话号码。打电话?脑海里浮现出那双浓如黑墨的眼睛,她指尖发麻,竟然迟迟按不下通话键。

    微信来消息了,有个学生咨询她问题,她耐心的回复后,灵光一现,点开添加朋友,又点开添加手机联系人。

    邵墨钦开通了微信!

    个人头像是个布娃娃,微信号是一串英文,昵称:“心愿”。看起来不像个男人的微信号,与他给人的感觉更是南辕北辙。

    秦梵音申请加好友。

    点开他的个性签名,简单的英文——“looking for you”

    秦梵音看着这个英文词组发愣时,消息来了,对方通过了她的请求。

    秦梵音看着对话框,那种受宠若惊的激动啊,就像苦苦等候的妃子终于被帝王临幸了。

    她斟字酌句发了一句话过去:“你好呀,我是那天晚上被你救的人,还记得吗[可爱/ka]”

    没多久,“咻”的一声,对方发来了语音消息。

    秦梵音握着手机,心跳加速,她突然放下手机,在丝被里打滚。

    他的声音一定很好听,是清润的还是低沉的,有没有那种沙哑的性感……

    怎么办,她只见过他一次啊,想到要听他的语音,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秦梵音在被子里无厘头的兴奋了好一会儿,平缓过心情,再次拿起手机,小心翼翼的点开语音。

    “你等一等,我爸爸在洗澡。”

    清脆稚嫩的,小女孩的声音……

    爸爸……这是他女儿?他有老婆孩子了?

    听这口齿清晰,孩子应该还不小,至少五岁大了?

    一盆刺骨的冰水兜头浇下,淋的她透心凉。什么激动,什么荡漾,什么忐忑,全都消失了,只有耳边不断回荡的那句,我爸爸在洗澡……

    秦梵音脑子里迅速勾勒出一个家庭的晚间全景图,年轻貌美女人穿着睡衣,跟可爱的小女孩一起坐在床上,小女孩在玩爸爸的手机,女人在敷面膜,浴室里水声哗啦,男人在洗澡。

    ……糟了!他老婆看到会不会不高兴?

    秦梵音看着自己发的信息,尴尬癌快要发作了。

    她好想把那个装可爱的表情图给抠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