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祸从天降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追来的中年男女将秦梵音扣住,抢过大提琴,摔在地面上。他们揪着她的头发,把她往一旁拖去,“养了个白眼狼……不听话……”

    秦梵音挣扎着呼喊:“救命——救命——”

    “邵总……”司机正要说什么,只听得后车门一响,男人已经下车。

    秦梵音处于绝望和崩溃边缘,眼看着又要被拖到暗处,一个颀长的身影逼近。“救我——我不认识他们——”她再次喊道,得救的希望降临,刚刚极怕时都没涌出的泪突然间滚滚而落。

    邵墨钦一个箭步上前,抓住男人的手臂,反折,骨头咔擦作响,他没给他反应时间,掐住他的脖子狠狠踹上他胸腔。刚刚还凶神恶煞的男人,转眼间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女人想逃,他长臂一身,将她头发抓住,揪成一团。

    “哎哟,杀人了啊,我们管教女儿关你什么……啊……”女人的哀嚎还没完,被邵墨钦一脚踢上膝盖,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街道另一边,邵时晖跟几个朋友从酒吧里出来,远远看到似乎是邵墨钦在打架,对朋友挥了挥手说:“我还有事,你们自己玩。”

    几步路的时间,就见邵墨钦把一对中年男女教训的鬼哭狼嚎。围上去的几个保镖,在一旁毫无用武之地。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个高挑的女孩,怀里抱着大提琴。邵时晖的目光落在秦梵音身上时停留了几秒。

    他快步上前,跟邵墨钦打招呼,“哥!”

    邵墨钦回头扫他一眼,算是应了。几个保镖将那一男一女钳制住,邵时晖对守在一旁的司机问:“怎么回事?”

    司机说:“他们对这女孩施暴,强行拖拽。”

    “报警了吗?”

    司机连连点头,“报了,警方马上就到!”跟在邵总身边,这点反应力都没有就不用混了。

    邵时晖对邵墨钦说:“哥,你忙吧,警察来了我应对。”

    邵墨钦看了邵时晖一眼,转身离去。

    秦梵音见救命恩人要走,跟在他后面说:“谢谢你……”

    邵墨钦也不回的往前走。

    男人双肩宽阔,脊线笔直,高大挺拔的背影虽然好看,却浑身透着生人勿进的冷漠气息。

    秦梵音不气馁,又追了几步说:“你是个好人!”

    邵墨钦走到车边,司机恭敬的拉开车门,他弯下腰,进入车内,车门阖上。

    车子开走,秦梵音愣在原地。邵时晖走到她身边,笑着解释道:“别介意,我哥就这样,面冷心热。”

    秦梵音回过头看邵时晖。这两个男人都有着出色的相貌,但眼前这个男人,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多了几分轻浮和纨绔感。

    “怎么会介意,今晚多亏他了。”秦梵音后怕的说,脸上是风干的泪渍,“我真的特别感谢他!”

    那边那对男女听说警察要来,心里慌了。女人可怜巴巴的朝秦梵音叫道:“我们认错人了,对不起啊……你跟我们姑娘背影可像了,她也是长头发,拉大提琴,她带着家里的钱跑了,我们到处找她……”

    男人跟着应声,“可不是嘛,这天黑,我们都没看清,把你当自家姑娘了,就想把你带回家……”

    “误会,都是误会……我们太心急了……姑娘跑了好几天……再不找回来怕她出事……” “可怜天下父母心,体谅体谅我们吧……”“你也是有父母的人……”他们声泪俱下的一唱一和。

    秦梵音漠然置之,“这些话去对警察说。”

    兴许是最可怕的人已经走了,又兴许是秦梵音态度坚决,男人的眼神透出阴狠,语气都带着威胁的意味,“我们就是认错人,对你没恶意,这也赔礼道歉了,何必把事儿闹大?你非得跟我们过不去,以后总有碰面的时候……”

    邵时晖沉下脸,走上前,踹了男人一脚,“你tm还敢横!”男人腿一软,差点滚倒在地,他揪起男人的头发,迫使他仰起脸,“给老子看清楚了,今天弄你的是你邵爷爷!”

    “邵……”男人表情犹疑。

    邵时晖冷笑,“邵墨钦。”

    男人脸色霎时白了下去。阴沟里翻船,遇到了邵阎王!

    秦梵音看到男人瞬间萎靡的神情,不明所以。邵墨钦?为什么一个名字对他有这么大震慑力?

    警察很快赶到,将那两人带上警车,邵时晖对秦梵音说:“我安排人去做笔录,你就不要去了。这事儿你最好还是撇清关系,我担心他们背后有团伙,你一个女孩子被惦记上就不好了。”

    秦梵音攥紧琴包的带子,毫不犹豫的摇头,“我要去。他们手法熟练,胆子大,我估计这不是第一次。如果每个侥幸逃脱的受害者都选择沉默,他们会更加猖狂,肆无忌惮。下一次,如果那个女孩子没有我运气好,被他们迷晕带走……”想到这,秦梵音后背发凉。

    邵时晖看着秦梵音,忽而笑了笑,“好,我陪你一起过去。”她不是那种趋利避害置身事外的人。

    到了派出所,灯光大亮,邵时晖才发现秦梵音的手臂被抓伤,有淤青和血痕,赶忙安排人为她清洗消毒上药。

    秦梵音做了详细的笔录,并敦促警方查他们的案底。所长大半夜听闻来自邵氏的报警,风风火火的赶到所里,见了邵时晖,格外热络,像是老熟人。有邵时晖陪同在侧,大大增加了办事效率。民警们关切又负责的态度,令秦梵音动荡的心绪渐渐平复。

    从派出所里出来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了,秦梵音对身旁的邵时晖好奇的问:“你是公检法系统的吗?”

    “不是。”邵时晖见她弱柳扶风般的纤细身体背着大提琴,伸手要去拿琴,“我帮你背。”

    “看你跟他们很熟……”秦梵音侧身避开,“没关系,不重,我习惯了。”

    “好吧,你们艺术家的坚持我不懂。”邵时晖耸了耸肩,收回手,解释道,“因为我哥,跟他们有些往来。”

    “你哥是……之前那个……”他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就像一团光,劈开了黑暗。他身手很厉害,教训那些人渣时,帅的她想为他鼓掌。在今晚之前,她从没觉得一个男人连打架都可以这么迷人。

    “对,救你的人。”邵时晖应声。见秦梵音半天没反应,又问,“想什么呢?”

    “啊……”秦梵音回过神,才发现自己陷入对那个男人的回忆中。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

    “今晚谢谢你了,邵先生。还有你哥哥,请代我转达谢意。”秦梵音抿唇笑了笑,抬手将垂下的长发别至耳后。

    月光下,女人笑意盈盈的侧脸,温柔,甜美。

    邵时晖转过头不看她,“去哪儿,我送你。”

    “不用,我打车就行了。”

    “这都半夜了,你一个女孩子到处跑不安全。我也不忙,好人做到底,你别跟我客气。”

    “那麻烦你了。”秦梵音感激的笑了笑。

    车子开回酒吧一条街,秦梵音找到那家“棉花酒吧”,打电话把弟弟秦嘉阳叫出来。

    “姐,你怎么才来啊?多出脱了两千块,不怪我啊!”一米八多的男孩子走到秦梵音跟前,蓬松碎发染成棕色,年轻小女生喜欢的韩式风格。牛仔裤,t恤,滑板鞋,清爽利落的休闲装,青春气息十足。

    “还说呢,都是因为来找你,差点遇害了。”秦梵音由包里拿出信用卡,“不是遇到好心人,我不知道要被卖到哪里去。”

    秦梵音伸手时,秦嘉阳看到她手臂上的伤,脸色一变,“卧槽,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我胆小,不经吓,你别唬我啊。”

    秦梵音不想让弟弟担心,“你先去结账,跟同学回学校,下次再跟你慢慢说。”

    秦嘉阳的目光看向秦梵音身后,邵时晖一直站在那儿。他瞧他眼生,不像是乐团的人,把姐姐拉到自己身后,上下打量着他,“你谁啊?”

    邵时晖穿着量身定制的挺括西装,没有打领带,外套敞开着,暗纹衬衣松开了两颗扣子,锁骨若隐若现。他双手插袋,闲站在那儿,俨然一副富家公子纨绔范儿。

    秦梵音这才发现邵时晖还没走,忙道:“这是今晚帮我的好人。”

    “哦。谢啦。”秦嘉阳放下戒备,咧嘴笑起来,“有空请你喝几杯。”

    邵时晖笑,“好,我记着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说空话,秦嘉阳掏出手机,“有微信吗?加一个。到时候联系你。”

    秦梵音就这么看着他们俩加上了微信好友。反观自己之前的口头道谢,好像很没有诚意?还好,有她弟弟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