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祸从天降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灯火辉煌的音乐厅。

    贝多芬的d小调第九交响曲《合唱》正在演奏,乐声磅礴大气,高.潮迭起,各种器乐层次分明又融为一体,在厅内环绕 。

    观众席坐了过半,听众或昏昏欲睡或满脸陶醉。中央的vip席位,坐着一位老者与一位美妇人,他们左右前后的位置都空着,形成了很明显的隔离带。

    老者身着考究的黑色定制西装,手边是一只精雕细琢的木制手杖。美妇人身着chanel春夏最新款套装,及膝裙摆下的小腿纤细如少女。这两人的目光落在了舞台上的同一点——指挥右侧的大提琴组,大提琴首席,秦梵音。

    白色衬衣,黑色长裙,黑色长发垂至肩膀一侧,珍珠吊坠映衬着光滑白皙的皮肤。她一只手按弦,一只手拉弓,表情专注而沉醉,大提琴在她手下仿佛有了生命,如泣如诉。

    曾有人这么评价过秦梵音,“技术完美、音色动人。”“她的与众不同在于演奏的乐声带有的高贵气质。”

    到了大提琴组的独奏部分,观众的目光聚集过去。她丝毫没有成为主角的紧张,古典的鹅蛋脸微垂着,大提琴被她拥在怀中,拉出浑厚丰满的低音弦乐。

    vip席位上的老者略略颔首,露出满意的神情。

    美妇人时不时侧首观望老人的神情,见他唇角微勾,终于放下心来。

    秦梵音,24岁,身高170cm。自幼学习大提琴,12岁获全国大提琴比赛少年组优秀表演奖;15岁获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比赛少年组第二名;17岁获全国大提琴比赛青年组第一名。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大学期间,每学期均获专业优秀奖和专业奖学金。本科毕业后被公派赴俄罗斯格涅辛音乐学院攻读硕士学位,回国后进入c市知名乐团。多次参加电视台及各唱片公司的各项录音、录象活动,艺术文化交流活动。

    这是她受老爷子所托,为邵墨钦挑选出的,最适合他的女人。

    演奏在潮水般的掌声中落幕,乐手们谢幕后离去。观众相继离席。邵老爷子坐在位置上没动,杜若琪陪在一旁。

    “爸,你觉得怎么样?”秦梵音的基本资料,来之前她已经给邵老爷子看过。

    “美丽,温婉,有气质。”邵老爷子点头,“虽然出身不好,自身条件足以弥补。”

    “爸满意就好。可是墨钦那边,我还是担心……”杜若琪面露难色,“只怕不好说服。”

    “他那边我来解决。”说到这个,邵老爷子就动气了,跺着拐杖道,“兔崽子都30多了,再由着他,这辈子都得打光棍!”

    “靠爸多操心了,也只有您管的了他。”杜若琪微笑,“益清的话他都不听了。”

    “他现在就得成家。孤家寡人一个,脾气越来越乖张。”邵老爷子起身,想到秦梵音,拧起的眉头松了些,“走,去跟未来的孙媳妇打声招呼。”

    后台,秦梵音细细擦拭自己的大提琴stars,小心翼翼的放入琴盒中,封好装袋。邵老爷子和儿媳妇过来时,她正背起琴。虽然她身材高挑,但体形纤细,背着大提琴仿佛吃力的负担着一个庞然大物。

    邵老爷子皱起眉,对身边跟着的团长说:“这些大乐器,没有人帮手吗?”

    “有的,我们有专门的推车搬运重型乐器。”团长见他瞧着秦梵音,解释道,“梵音对她的琴很爱惜,琴不离身,不假任何人手。”

    邵老爷子微笑,眼里又多了几分欣赏。

    团长对他们互相介绍,“梵音,这是邵先生,他很喜欢你的演奏。”

    “谢谢。”秦梵音扬起唇角,笑容谦逊,礼貌的弯下腰,与邵老爷子握手。

    近距离看秦梵音,邵老爷子更满意了。五官精致,肤如凝脂,气质融少女的干净纯粹与女人的优雅妩媚于一身。他也是从血气方刚的男人走过来的,这种女人对男人杀伤力有多大,他心知肚明。但愿,能虏获他那清心寡欲的孙子。

    邵老爷子当机立断的说:“集团近期要承办金融行业年度峰会,我想请秦小姐在开幕式上为来宾演奏大提琴协奏曲,不知道秦小姐有没有档期?我们会邀请国际顶尖乐团为你伴奏。”

    秦梵音微怔。这是单独请她一人?

    团长正要答应下来,秦梵音说:“谢谢邵先生,但我跟乐团的同事合作很默契……”她面露难色的笑了笑,“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由我们乐团伴奏。”她的嗓音带了些娃娃音,甜美婉转,即使是提要求,都让人听着舒服极了。

    邵老爷子当然不会拒绝未来的孙媳妇,“行,我是外行,不懂这些,就由你自己决定。”他呵呵笑道,“我们只负责带上耳朵,享受音乐盛宴。”

    邵老爷子离去后,团长难掩欣喜。邵氏集团资本雄厚,影响力非同小可,能跟邵董事长打好关系,乐团以后的市场化路线和运作经费都不成问题了。团长对秦梵音叮嘱道:“梵音,这段时间你不用忙别的,专心排练峰会的演出。”

    秦梵音点下头。

    秦梵音跟乐团同事一道离开音乐厅时,已经很晚了。正要搭乘同事的顺风车离去,弟弟秦嘉阳来了电话。

    “姐,救命啊!”他夸张的哀嚎。

    秦梵音听到手机那边传来的嘈杂背景音,走到一旁低语:“这都几点了?你还在外面?”

    “今天生日嘛,请同学们出来嗨皮,哪知道这地方消费那么高,钱不够!姐,你赶紧来,不然我丢脸丢大了!”

    秦梵音无奈的问:“你在哪儿?”

    秦嘉阳报出的地点是这座城市有名的夜色场所,酒吧一条街。

    秦梵音说了弟弟几句,挂了电话,跟同事道别,打车赶过去。

    秦梵音在路边下车,这一段路稍显冷清,零星有几家酒吧,道路两边摆着夜市摊铺,嬉笑玩闹的男女三三两两,并肩前行。前面就是集中的酒吧一条街,五光十色,霓虹绮丽。

    秦梵音很少来这边,不知道弟弟说的“棉花酒吧”具体在哪里,只能从头找起。

    她背着大提琴缓步前行,边走边左顾右盼。

    突然,一个中年男人冲过来,拽住她的胳膊,秦梵音大惊,“干什么,放开我!”男人不但不松开,反而变本加厉,拽的更紧,随行的还有一个女人,他们把她往一旁的暗道上死命拖拽,女人的指甲在她手臂上抠出血来,嘴里振振有词道:“偷了钱跑出来……还想跟那小子见面……跟我们回去……”

    “我不认识你们!放开我!”秦梵音拼命挣扎,大声喊叫,可是她嗓音甜软,即使是极怒极惧下,都没有震慑人的爆发力。

    这一段路行人不多,偶有几个停下来观望的,被男人粗声呵斥:“看什么看,我们管教自己女儿!”有人似乎觉得不对劲,但又踯躅不前。深更半夜的,谁也不想没事找事。

    “我不认识他们——”秦梵音大叫,“救命——”她被扯着头发踉跄前行,背上的大提琴更加限制了她的活动力。

    “翅膀长硬了啊……偷家里的钱跑出来!”那两人交换眼神,女人背过身去,从口袋里掏出沾有迷药的手帕。正要往秦梵音脸上盖,她脑袋一偏,用力咬上女人手腕,狠狠的一口,立马见血了。女人痛的呲牙咧嘴,口中咒骂不断。秦梵音趁着这空隙,取下大提琴当武器,男人往一旁躲闪,她踢掉高跟鞋,拔腿狂奔。

    跑过一辆车,眼角余光发现驾驶座上有人,她迅速折回,拿起大提琴朝前面的挡风窗用力砸去。她想把车窗打碎,使车里的人出来干涉。

    很不巧,这是梅赛德斯-迈巴赫s级防弹版,全球首款全车达到vr10防护级别的民用量产车,能够抵御7.62x54mm钢制外壳子弹的射击,以及□□、c4炸药等武器的袭击。秦梵音咬牙轮着心爱的大提琴,接连砸了几下,毫无反应。

    前排的司机看着车窗外不停砸窗的女人,皱起眉,转头询问后座的男人:“邵总,我下去看看?”

    邵墨钦仰靠在座椅上小寐,闻言睁开眼,坐直身,放下车窗。

    车窗徐徐下降,男人脸部轮廓由暗处显现。路边淡暖的橘色灯光透入车内,可以看到他深邃的五官。墨黑的双眼,抿着的嘴角,白到不见血色的皮肤,组成一张凛冽的脸孔。

    男人的目光看向车窗外。

    追来的中年男女将秦梵音扣住,抢过大提琴,摔在地面上。他们揪着她的头发,把她往一旁拖去,“养了个白眼狼……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