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公寓】(4)

sft94042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爱情公寓42018年8月16日第四章善良的女律师“张伟……张伟”曾小贤急冲冲的跑进张伟房间。

    张伟因为上次与薇薇的官司大败,痛定思痛,在房间闭关了好几天了,就连房外那声声动人的娇喘都视而不见。

    “别动……这些都是我开庭的材料,奇怪,我到底放哪呢”张伟抬起正在床底翻找的头,看见曾老师正翻着桌上的文件。

    “你在找什么呀”曾小贤好奇的问道。

    “我在帮一个老人打官司,他儿子不孝霸占老人的房子,最近要开庭了,我找不到老人的房产证……我明明放在这的呀”张伟头也不抬的说道。

    “真是造孽啊……”曾小贤感叹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老人辛辛苦苦一辈,才攒了一套房子”张伟赞同的说道。

    “我是说你……”曾小贤小声的说道。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张伟拍拍手上的灰尘,坐在海绵宝宝的床上。

    “哦,你有没有薇薇的电话,我找她有点事”

    “你找她干嘛”张伟疑惑的问道。

    “就……就是找她咨询下法律”曾小贤迟疑了一下。

    “找我问不也是一样,我好歹也是一个律政先锋”张伟一脸不善,曾老师也太不够朋友了。

    “好吧,我告诉你不能告诉别人”曾小贤犹豫了一下,看见张伟一脸不开心,不想伤害朋友自尊心,还是选择相信他“我有一个朋友要离婚,你能不能帮她写一份离婚协议书”

    “这个简单”张伟满脸的自信“改天让她来找我,我帮她写一份……我能问下是哪一个人吗”

    “……”曾小贤纠结要不要告诉他,之前可是答应诺澜不和别人说的,不过又想了想等他们两见面也是要知道的“是我的新搭档”

    “就是你说的那个逻辑怪诺澜”张伟惊讶的说道“你怎么会帮她”

    “你别告诉别人啊”曾小贤尴尬的说道“她不也是帮我好几次了,我就想说报答她一下”

    “我最近几天都有空,你让她来找我吧”张伟想了想自己这几天的行程。

    “那行,我让她过几天来找你吧”曾小贤心想终于解决了一件事“我就不打扰你找东西了。”

    由于张伟睡过头导致洪七爷赖在公寓里,一菲和美嘉担心张伟一个人搞不定这个案子,就打电话给薇薇求助。

    “扣扣扣……”

    张伟打开公寓门一看,一个身穿黑白条纹的短袖t恤,微卷的乌黑秀发,如同画卷中的江南女子般,这不就是他心中的女神薇薇嘛。

    “嗨,张伟”薇薇先开口给张伟打了声招呼。

    “薇薇”张伟即惊喜又疑惑的说道“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我听说你最近在帮洪老伯做法律援助,我是来找他的”薇薇走了进来,张伟顺势关上了门。

    “额……这种事情江湖上就不用奔走相告了吧”张伟心想怎么薇薇会知道这件事,不过这样子薇薇不就知道我做好事了,欧耶。

    “据说这个案子的情况不太好”薇薇委婉的说道“有人打电话拜托我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这个时候一菲和美嘉刚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正好介绍一下”张伟赶紧岔开话题,拉着薇薇来到一菲美嘉边介绍“这是我的室友,美嘉,一菲,这个这个就是薇薇”

    “啊……”美嘉惊奇的叫道,双手抱拳“久仰久仰,你就是江湖流传的张伟克星啊,哈哈”

    “上一个案子早就结了,我们现在不是对手了”薇薇善解人意的说道。

    一菲和美嘉开心的笑道“太谦虚了,他哪是你的对手啊”

    说完一菲给张伟使了个脸色,见他没有收到“啧”拉着张伟的手来到一旁,美嘉则开心的和薇薇聊了起来。

    “干嘛”张伟疑惑的说道。

    “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擅自主张”一菲严肃的说道“是我打电话去援助中心,要求指派一名靠谱的律师过来”

    “我想七爷的事儿总的解决吧”一菲一边观察张伟的脸色一边说道。

    “你太到位了”张伟激动的拍了手掌。

    “我以为你会不开心的”一菲惊讶的说道。

    “我怎么会不开心”张伟高兴的说道,心里憧憬着对晚上的幻想“我正愁做好事没人知道呢,结果你把人带来了,看来今天晚上的约会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约会”一菲目瞪口呆“你能不能先把正事办了”

    “办了”张伟惊讶的看着一菲,露出猥琐的笑容看了一眼薇薇“太快了吧”

    “呼……”一菲叹了一口气,心里特别的无奈。

    “张伟……”薇薇头向一菲这边望来“我能先见见当事人吗”

    “啊……”张伟顺口边说道“七爷不在这”

    “可我听说,案子没搞定,他一直住这啊”薇薇疑惑的说道。

    “啊……”张伟可不愿意晚上的约会泡汤,赶紧说道“那只是表面上没搞定,其实呢,私下我已经把他们摆平了,我让七爷在酒店过度一下”

    “可是七爷明明在……”美嘉没多想便说道。

    “哎……”张伟赶紧打断美嘉的话,一边说一边将一菲推着出去“美嘉你不是要和一菲逛街吗”

    “那个记得给酒店打个电话,我怕人家坐不住,到时候出来找你”一菲临走前还不忘提醒张伟。

    “pong”张伟用力的将门关上。

    “啊……差点忘了”张伟听到一菲的提醒,记起房间里的七爷。

    “忘记什么”

    “给你倒茶”张伟得意走进房间。

    只见七爷正拿着水杯躺在床上抽烟,一边抽烟一边还咳嗽“咳咳……咳”

    “嘘”张伟赶紧跑过来。

    “你来得正好,给我倒杯水”七爷晃着手中的水杯说道。

    “哎哎哎……”张伟严肃的说道“外头有一个重要的客人,你乖乖呆着,千万别出来,行吗”

    “你先给我倒杯水”七爷晃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说道。

    “好好好……”张伟拿起七爷的水杯“你在这乖乖的别动”

    “张伟,你能先和我说说洪老伯的案子吗”薇薇见张伟出来后,想了想说道。

    “我们先坐下来吧”张伟和薇薇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还没聊几句,张伟的房间便打开了。

    “洪老伯”薇薇见到一个军绿色的大爷从房间走了出来,疑惑的说道。

    “他……他是我七舅姥爷”张伟赶紧上前拦住七爷。

    张伟小声的对七爷说道“不是不让你出来了吗”

    “你倒了半天也不见你倒水进来”七爷委屈的说道。

    “啧,你已经有了两个,还找第三个。”然后七爷声音略大的说道,接着转过头对薇薇说道“姑娘,你真漂亮”

    “大爷,我叫薇薇”薇薇高兴的笑了笑,伸出手要和七爷握手。

    “你好,我姓洪,排行老七”七爷伸出手握住薇薇的手,轻轻的搓了两下。

    “您就是洪老伯”薇薇皱了皱眉将收手了回来。

    “薇薇……”张伟见势不好,赶紧开口“你听我解释”

    “对不起”七爷凑到张伟的耳边,轻描淡写的说道“把你的约会搞砸了,是个意外嘛”

    “你……”张伟转过身来怒视七爷。

    “张伟,你为什么要骗我洪老伯不在”薇薇气愤的说道。

    这个时候七爷不知何时已经提着自己的行李箱了“张律师,我知道你不欢迎我,我走就是了”

    “我……”张伟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来。

    “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点旧报纸,我晚上睡在公园的时候衬在内衣里,就不怕刺骨了”七爷对着薇薇装可怜的说道。

    “啊……这么可怜啊”薇薇的同情心泛滥着,想了想犹豫的说道“如果……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先来我这边睡”

    “这样不大好吧”七爷故作犹豫的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听七爷这么一说,薇薇反倒没有犹豫,坚决的说道“七爷我帮你拿行李吧”

    薇薇拿过七爷的行李,艰难的用两只手拉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张律师,这段时间就谢谢你的照顾了”七爷等薇薇走了出去,才装作一副感激的样子说道。

    “你……你”张伟指着七爷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一小时后,两人终于来到了薇薇的住所。

    “洪老伯,我的公寓不大,只有一间房间,今天只能委屈您睡沙发了”薇薇打开房门,吃力的将行李箱搬进来。

    “姑娘……”七爷装可怜的说道“我之所以和我儿子闹翻,我就是不喜欢那种不受欢迎的感觉”

    “啊……洪老伯我没说你不受欢迎啊”薇薇委屈的说道。

    “谢谢”七爷提起地上的行李箱“我的房间在哪”

    “啊……什么房间”薇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既然欢迎我,那我要去看看我的房间怎么样”七爷理所当然的说道。

    “……”薇薇无语的看着七爷走进自己的房间,只能跟着走了进去。

    七爷走进房间后到处可见粉色的物件,粉色的床单,粉色的枕头,以及床头上的大泰迪熊。

    “洪老伯……”有点洁癖的薇薇看见七爷没有洗澡便要往自己心爱的床上“您还没洗澡呢……”

    “哦……那行”七爷打开行李箱,拿出一条短裤就要往浴室里走。

    “洪老伯……”薇薇看见七爷只拿了一件短裤,赶紧叫住七爷。

    “恩”

    “那个……洪老伯您的睡衣呢”薇薇脸色有丝尴尬。在张伟房间时穿的是张伟的海绵宝宝睡衣“睡衣”洪老伯转过头来,假装伤心的说道“老伴死的早,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这样过来的。”

    “啊……老伯,对不起啊,我不该害你想起桑心事的”薇薇一脸抱歉的说道。

    “没事,我都习惯了”七爷摸了摸眼角不存在的泪水说道。

    薇薇抿着嘴唇,想了想说道“洪老伯,你先等一下”

    薇薇走到梳妆台旁的衣柜前,打开衣柜里面满满的各式各样的衣服和内衣,翻着了一会儿,薇薇的双手分别拿着一身睡衣长裙。

    薇薇看着自己手上的两套衣服,一套是以前的睡裙,性感的白色蕾丝裙,透明的像是没有衣服一样,一套则是现在穿的睡裙,这一套显得特别的正常,上面印着可爱的小鸭子图案。

    薇薇咬了咬牙,想了半天将手上正常的睡裙递给七爷“洪老伯,你就先用我的睡衣吧”

    七爷接过薇薇手上的睡裙,将睡裙放在自己鼻前嗅了嗅“好香啊……”

    薇薇的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这昨天自己还穿着这身睡裙呢,而且自己习惯不穿内衣睡觉,睡裙上满满的都是自己的体香。

    “我去洗澡了……”七爷拿着衣服走进浴室里。

    薇薇看着手上的透明睡衣,透过衣服看见自己雪白的小手,想了想返回衣柜前拿出一身保守的内衣。

    过了一会儿,七爷走了出来手上提着两件内裤“姑娘,换你洗澡了”

    “哦……哦”薇薇晃神了一下,拿着手上的衣服便要往浴室走去,眼睛的余光看见七爷正拿着两件内裤往行李箱里装,心中嘀咕道“两件内裤”

    七爷坐在床边,听着浴室里“淅沥淅沥”的水声,心中痒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浴室,咽了咽口水。

    薇薇关掉水,湿漉漉的头发紧紧的贴在薇薇丰润的胸部上,水滴顺着乌黑的秀发,水滴沿着薇薇胸部完美的弧形在乳沟处交汇。

    薇薇抬起手刚要拿放在架子上的浴巾时,突然发现原本叠放整齐的浴巾现在皱成了一团,薇薇皱着眉头抬头四处张望,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擦拭身体东西,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可以替代的东西。

    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浴巾嗅了嗅,“恩……”薇薇皱起漂亮的眉头“怎么有一股腥味”咬咬牙还是拿起浴巾擦起头发,擦完身体后,薇薇抬起自己的手臂闻了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自己身上有股腥臭的味道。

    看着衣框里的透明睡裙和内衣裤,在平时自己都是只穿睡裙,不过家里多了一个洪老伯就不能这么穿了,拾起ra将自己圆润的胸部隐藏起来,穿好衣物后,薇薇来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美女,一身薄薄的透明白色睡裙,只有白色的ra和白色的三角裤堪堪遮住这具雪白身躯上最神秘的两个部位。

    左右侧了侧身子,虽然性感了一点好在还有最后一层遮住了,伸手将小小的内裤往上提了提,好似这能给自己带来点安全感。

    在外面的七爷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头靠着床头,一身女士卡通睡裙看着不伦不类的,裙摆处还有一处迷之突起。

    “啊……”正当七爷不耐烦的想要拿起床头柜上的烟来一根的时候,薇薇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直勾勾的眼神让本来在浴室深呼吸好几次的薇薇吓了一跳,被热水熏得通红的小脸蛋上泛起羞红的色彩。

    七爷看着眼前只遮住重点部位的美女,那般楚楚可怜的神态,让七爷咽了咽口水,下身那处凸起也微不可查的动了动。

    “洪……洪老伯,你怎么还不睡啊”薇薇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裙摆,那如同实质般的眼光好似在抚摸着自己的全身。

    “哦……哦,我睡不着。你帮我念一下杂志,谢谢”七爷稍稍收敛了自己的目光,将一旁的法律周刊递了过去。

    “好……好吧”薇薇虽然着急着想要离开七爷的视线,但是良好的教育让薇薇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薇薇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七爷旁边,拿起法律周刊挡住自己的脸,好似这般鸵鸟的行为就能让游荡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消失一般,可专心致志念杂志的薇薇怎么也没想到,七十几岁的洪老伯根本没有在听自己念杂志,而是在自己身上的各个重点部位不断扫视着,还不断露出猥琐的笑容。

    “这男的判了几年”七爷看薇薇念的差不多了,赶紧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判了五年”薇薇听洪老伯的问题,露出专业的笑容回答道。

    “哦……那算是判得重了还是轻了”

    “恩……”薇薇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男的犯了强奸罪,判了五年是符合法律的”

    “哦……”七爷虽然没有听懂,但是还是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那强奸一般都判几年,怎么样才算强奸”

    “只要是非自愿发生性关系的都算强奸罪,强奸罪一般都判处三年以上”薇薇很快就给出了专业的答案。

    “洪老伯,时候不早了,您早点睡吧”薇薇看见洪老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也感到很是欣慰。

    “呜呜呜……”

    薇薇刚转过身便听见七爷的哭声,赶紧转过身来关心道“洪老伯你怎么了”

    “当年我的老伴也是这么给我念杂志的,每次念完杂志后都会陪在我旁边睡觉的”七爷头埋在一旁的泰迪熊里边哭边说道“后来她死了,如今身边没有一个人我睡不着觉了”

    “洪老伯,不要哭了”薇薇眼眶也是红红的“今晚我陪着您睡吧”

    “那怎么好意思呢”七爷抬起头,脸上一点泪水都没有“那赶紧睡吧”

    薇薇目瞪口呆的看着洪老伯掀起被子躺了进去,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怒。

    “你嫌我老……”七爷故作委屈的说道。

    “洪老伯,怎么会呢”薇薇走到另一边床边却怎么也下定不了决心躺下去,忽然她看到床头边的大泰迪熊,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她掀起被子躺了进去,然后将泰迪熊放在两人中间,将一块被子隔成两块。

    薇薇紧张的抓住被角,过了一会儿发现在一旁的老伯没有过分的动作,长呼了一口气,静下心来的薇薇却发现自己睡不着,伸手扯了扯胸前的ra,感觉很不舒服。

    她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发现洪老伯正端正的躺在床上,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再次转头看了一眼,看见洪老伯没有发现这才放心的将睡裙撩起来。

    可薇薇却没有看见,她刚一转头过去七爷便睁开眼睛,明亮的月光照在薇薇妖娆的躯体上,“叩”只听轻轻的一声,七爷瞪大着双眼看着一对丰润圆满的双峰跳了出来,如同红宝石般的**在月光的照耀下好似闪烁着迷人的光泽。

    薇薇抬起纤细的双腿,小小的三角内裤顺着弯曲的双腿缓缓的褪下,将内裤和ra叠放整齐后放在枕头的旁边。

    而七爷则在一旁偷偷的咽了咽口水,见薇薇再次转头过来赶紧闭上双眼,薇薇长呼了一口气,将身上的睡裙整理一下然后盖上被子。

    “恩啊……老伴,我好想你……呜呜”七爷嘴里嘟囔着,翻过身揽住薇薇纤细的柳腰,下巴靠着薇薇精致的锁骨上,一边哭泣一边蹭着薇薇光滑的皮肤。

    薇薇整个人都僵硬住,一股烟味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小白兔上,粗糙的手指在自己柔滑的肚皮上来回滑动着,让薇薇欲哭无泪。

    薇薇紧张的闭上眼睛,但洪老伯粗糙的划过自己身体的触感却越来越清晰了,如同一只带电的手一般,每次的轻微移动都能让她轻轻一颤。

    “啊……”突然她丰盈的臀部被一把抓住,吓得薇薇眼睛瞪的大大的,惊恐的叫了出来,但很快的薇薇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洪老伯醒来。

    七爷当然不会醒过来,他感受着手掌上惊人的弹力,来回的隔着薄纱抚摸着薇薇的臀瓣,最后还不满足的用力揉了揉。

    “恩啊……恩”薇薇轻咬自己的下嘴唇,想要忍住那羞人的呻吟声。

    七爷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手掌缓缓的往下继续探索着,伴随着薇薇细微的呻吟声和颤抖,沿着薇薇的大腿缓慢而坚定的移动着。

    一直到薇薇的裙摆处,手掌掀起睡裙伸了进去,手掌带着薇薇的睡裙缓缓的往上,划过大腿、臀瓣。

    紧接着,手掌探入从未有人踏足的沟谷,轻轻的扫过薇薇粉嫩的**“啊……恩啊”薇薇感到一股剧烈的快感,小巧可爱的脚趾头绷得直直的,二十余年从未决堤的海岸线瞬间崩塌,炙热的精液从那粉嫩的**中喷涌而出,七爷的手上沾满了薇薇的精液。

    “恩……恩啊”薇薇的小腹不断抽动着,一股股的精液不断的涌出,小巧的嘴巴微微张开呻吟着,借着月光便可以看见薇薇脸上**的红晕以及那害羞泛起的红潮,薇薇心里想着“好羞人啊……怎么办,还好没人看见,我怎么会尿出来呢好想找个洞钻下去”

    而七爷虽然被射的满手都是,但却没有半点的生气,虽然很想伸出手指探一探泉源的深处,但为了计划七爷忍住心中的冲动,继续往上探索,柔软的阴毛划过掌心也没能停止它向上的决心。

    薇薇正沉醉于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时,突然洪老伯的手又开始动了起来,跟之前有所不同的触感让薇薇有些疑惑,怎么感觉划过我的肚皮上的手有种温热湿润的感觉,等等,该不会是我的尿把,想到这薇薇的身体一颤,红润的脸颊刷的一下子就白了。有洁癖的人伤不起皎洁的月光下,一道闪烁着反光的水珠从薇薇粉嫩的**处延伸到薇薇的小白兔上,粉红的睡裙轻轻的挂在两对小白兔上面。

    “恩啊……恩啊……”敏感的胸部被肆掠的搓揉着,指甲盖轻轻的剐蹭着薇薇的**,小巧的**缓缓的变大起来,犹如电击般的快感让惨白的小脸上重新泛起红晕。

    “啊……啊”薇薇眯着眼眸,双腿不由自主的来回搓动着,想要忍住下身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感。

    突然,七爷睁开了眼睛,薇薇刚张开嘴巴,呻吟到一半的声音如同卡住了一般,薇薇手足无措的和七爷对视着,脑袋瞬间当机了。

    “姑娘,对不起,都怪我太想我老伴了,这是个意外,你会原谅我的对吗”

    七爷看着魅力十足的薇薇,在薇薇小白兔上揉捏的手还没有停下来。

    “恩啊……恩……”薇薇无意识的呻吟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撇过头避开七爷灼热的视线“洪……嗯啊,洪老伯,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能不能……嗯啊先把手拿开”

    “你说我这算是强奸吗”七爷岔开话题,薇薇硕大的**被七爷捏成各种形状,雪白的乳肉从薇薇的指缝中挤了出来。

    “恩啊……啊……”薇薇努力的想要抑制住那羞人的呻吟声“不……嗯啊……不算吧,洪老伯,只要我没提起诉讼您就没事的,您别担心”

    “姑娘……你别安慰我了,除非你是自愿的,不然我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我还是去坐牢吧”七爷头在薇薇的乳沟里来回磨蹭着。

    “嗯啊……洪老伯……啊,你别这样”薇薇赶紧双手按住七爷的脑袋,不让他乱动,发现七爷还自责的晃着脑袋,敏感的**让她思绪混乱“老伯……我是自愿的……别动……啊”

    “真的吗……”七爷抬起头,目光里充满期待,但是还是假装拒绝道“不不不……你怎么证明你是自愿的……我还是去自首吧”

    “啊……这……这我要怎么证明啊……恩啊,还有洪老伯嗯啊你先把手拿开好吗”薇薇带着点哭腔说道。

    “你可以担保嘛……你只要……”七爷凑到薇薇的耳边轻轻说道。

    “啊……这……这”薇薇皱着眉头,显然不是什么正经主意。

    “啊恩……”薇薇的**被七爷用手指用力的揪了揪。

    “你还是没有原谅我……还是让老头我自首吧”七爷装作很委屈的说道。

    “不……不是的……嗯啊”薇薇的**再次遭到袭击“可是这好难为情啊”

    “是嘛……那就让老头我自首去吧”七爷将握住薇薇**的手抬起来,做出要起来的姿态。

    “不……不是”薇薇赶紧抓住七爷的手按在自己的小白兔上“洪老伯……我……我愿意”

    薇薇难为情的撇过头,声音越来越小“我愿意请他帮我担保。”

    “哈哈……”七爷得意的笑了笑“姑娘,那你自己动手吧”

    薇薇将握着自己小白兔的手抬了起来,跪坐在床上双手交叉拉住自己的裙摆,缓缓的往上拉,一具洁白无瑕的**犹如羊脂玉般。

    薇薇犹豫的将目光投向洪老伯的凸起地方,咬咬牙伸出手将洪老伯的睡裙缓缓拉起来,一根布满肉筋的**怒指天空,薇薇不禁有些咂舌,没想到洪老伯这般老当益壮。

    看见薇薇准备好了,七爷拨通张伟的视讯。

    “喂,谁呀,这么晚了”从电话里看见张伟一脸困意,还打着哈欠。

    “张律师……我想麻烦你一件事儿”七爷一脸抱歉的说道。

    “有什么事赶紧说”张伟没好气的说道。

    “薇薇想让你帮她做见证人”

    “什么薇薇,在哪呢”张伟惊喜的说道。

    只见一只纤细的出现在屏幕里,看见这只手犹豫了半天才接过手机。

    “薇……薇薇”张伟不敢相信的说道。

    呈现在张伟眼前的是一具**的娇躯,曼妙的身躯正跨坐枯槁的老人腹部上,这一切都让张伟不敢置信。

    “张伟……你能帮我见证下洪老伯没有强奸我,都是我自愿的”薇薇眼神飘忽不敢去看张伟。

    “不……肯定是这混蛋强奸你的”张伟双眼通红,崩溃的大喊道“我要报警,对,我要报警”

    “不要……”薇薇赶紧阻止道“我是自愿的,你不要报警,不然洪老伯会坐牢的。”

    “你看……”薇薇赶紧抓住洪老伯的手,放到自己的胸部上“恩啊……洪老伯用力捏我的小白兔”

    张伟看着眼前屏幕中清纯的面孔,却做出如此淫荡的动作,用着甜美的声音求着人捏她**,下身硬的发痛。

    “嗯啊……”薇薇放在洪老伯的手,任由双手将自己小白兔捏成各种形状,自己双手则撑着洪老伯毫无肉感的胸膛,缓缓抬起自己的翘臀将屁股后面狰狞的**压住。

    “啊……嗯啊,我薇薇,职业律师,自愿和我的委托人洪七爷发生……嗯啊性关系”七爷狰狞的**正好卡在薇薇粉嫩的**中间,薇薇前后扭动着圆润的屁股,狰狞的肉筋摩擦着肥美的**,溪流般的蜜液将**涂得油光发亮。

    “嗯哼……”多年未开荤的**受到这般刺激,让七爷差点当了秒射男,还好经验老道的七爷忍住了。

    “薇薇,这不是真的,是不是这老混蛋威胁你”张伟满脸崩溃。

    “啊……啊,不是的”敏感的处女薇薇迎来了人生第二次**,撑在七爷胸膛的手瞬间酸软无力,整个人压在自己小白兔上的双手,深呼吸了两口,好不容易将汹涌而来的快感忍耐下来,这才开口道“呼……呼,都是我拜托洪老伯的”

    “姑娘,介意我抽支烟吗”七爷将枕头底下的烟和打火机拿了出来。

    “啊……”

    “谢谢”没等薇薇反应过来,七爷便点燃了一根香烟“呼……”

    “咳……咳”浓烈的烟被七爷吐了出来,将薇薇纯洁的脸蛋涂上一层薄纱,没有反应过来的薇薇狠狠的吸了一口,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

    “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薇薇”从屏幕中都能看出张伟眼中仿佛要喷薄而出的怒火。

    “姑娘,张伟张律师跟我说,他很喜欢你”七爷平静的说道,丝毫没有理会张伟。

    “啊……”薇薇强撑起身子,将眼前的烟雾挥散,惊讶的对屏幕中的张伟说道“可……可你怎么不跟我说”

    “可能是因为害羞吧”七爷没等张伟说活便替他回答了“就让老头子帮他问一问,姑娘你喜欢他吗”

    “嗯啊……他”薇薇犹豫了一会儿“他虽有点自卑,但是嗯啊……人挺善良的,我还是愿意和他试试看”

    张伟惊讶的看着屏幕中的薇薇,不敢想象自己期待已久的薇薇居然愿意和自己交往。

    “啊……”

    听见薇薇的惨叫声,张伟赶紧从各种yy中清醒过来,定眼一看,张伟悲痛欲绝的大喊“啊……”

    原来七爷趁着薇薇不注意的时候,将**对准穴门大开的**,狠狠的抓住薇薇的**往下一扯,整根黝黑的**便全部没入薇薇的**之中,鲜红的处女血顺着**流了出来,将七爷杂乱的阴毛染了个色,掉落在一旁睡裙上的手机刚好这一幕完整的录了下来,而张伟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未来的女友,将处女穴交给一个足矣当薇薇爷爷的男人。

    “你……你不守信用”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悲伤的眼泪从薇薇的眼眸中掉落,不顾下身的疼痛,撑起身子让**缓缓的拔出自己的**,用粉嫩的小拳拳锤着洪老伯的胸膛“呜呜……你说过就只是做做样子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会原谅我的对吗”七爷毫无歉意的深吸了一口烟说道。

    “张伟,大晚上的你瞎嚎些什么呢”手机将里响起一菲的声音。

    “就是就是,哈恩……”美嘉打哈欠的声音传来。

    七爷毫无怜惜的扶着薇薇的柳腰,狠狠的往下一拉,圆润的翘臀“啪”的一声撞在七爷的胯部,沾染着血迹的**就在一次的插进薇薇的**里,薇薇发出一声惨叫“啊……”

    薇薇纤细的眉毛揪在了一起,两只手颤抖的扶着洪老伯的胸膛,想要将**从自己的**里拔出来。

    “恩啊……”等到薇薇将**拔出一半的时候,七爷再次发力,圆润的翘臀狠狠的撞击在七爷胯下,发出一记响亮的“啪”。

    “恩啊……”努力了数次的薇薇终于反应过来了,带着哭腔求饶道“洪老伯……求你,嗯啊……放过我吧……我好疼啊”

    “乖,再过一会儿就不疼了”七爷拔出**,让薇薇跪在床上,做出or的姿势,而快感中夹杂着疼痛的薇薇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任由摆布。

    七爷看着眼前圆润的小屁股,忍不住一巴掌拍了下去,顿时激起一阵臀浪。

    “嗯啊……”薇薇的呻吟中疼痛还带着点快感。

    七爷双手分别握住两片臀瓣,将它们轻轻分开,微微的清风扫过薇薇的菊穴,让她知道自己的下身快要再一次失守了,赶紧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伸到后面,挡住自己的小屁屁“不要……洪老伯,你这是强奸……”

    七爷将自己的**甩在薇薇的小手上,轻轻前后摩擦着,意识到自己手上的东西就是洪老伯那丑陋的玩意,吓得薇薇“啊”的一声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嗯啊……好大”七爷趁着薇薇手缩回去的时候,将**对准毫无防守的**,插了进去,不同破处的时候,当疼疼消失时,让薇薇更清楚的感知到插在自己**里的**,将**塞得满满的。

    “嗯啊……恩啊……好舒服啊……”七爷扶着薇薇圆润的翘臀,九浅一深的操着薇薇的处女血,温柔的动作让薇薇沉浸在欲海里,微闭着眼眸,感受着洪老伯**上的肉筋剐蹭着自己的肉壁,那酸酸麻麻的感觉……一菲看见张伟半天都没有回应,而且两眼无神的看着手机,担心他发生什么事,一菲赶紧扯着美嘉凑到张伟身边,却发现手机里居然是一根狰狞的**没入两片粉嫩**的画面,一滴滴白濁的精液还混着丝丝血丝往下掉落,将白色的睡裙打湿,一对不输自己的**在重力的作用下来回甩动,可惜只能看见一个精致的下巴和樱红的小嘴,不过想来一定是一个大美女。

    “咦……张伟,你个大老爷们居然大半夜看av”电话里传来一菲嫌弃的声音。

    “呜呜呜……”张伟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哭泣着,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恩啊……啊……用力…里面好爽啊,再进去点……”薇薇扭着屁股,让洪老伯的肉筋充分的摩擦着自己的肉壁,突然她听到了张伟的哭声“恩”好似再疑问也像是在呻吟,微张的眼眸蒙着一层水雾。

    “张伟……张伟”美嘉和一菲顿时慌了“就算是我们知道你看av你也不用哭得这么伤心吧”

    “呜呜呜……”

    “你在哭……你再哭我就揍你了”一菲扬起小拳头威胁道。

    “呜呜呜……”

    “张伟,你不要哭了。大不了我们给你保密”美嘉虽然知道自己大嘴巴,但是也不妨碍自己先安抚住张伟。

    “呜呜……嗯啊”

    “一菲姐……”

    张伟刚哭到一半,突然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菲拉下自己的裤子,樱桃小嘴便将自己的**含在嘴里。

    “呜啊……呸呸”一菲吐出张伟的**,将射在口中的精液吐掉“不然怎么办,这货要是一整晚哭个不停那还让人睡不睡了。”

    “也是哦……”美嘉想了想说道“不过张伟你真弱,一下子就射了”

    “呜……”张伟脸色涨得发红,下意识的想要哭出声来。

    “你还哭……”一菲做出抬手的动作,就将张伟的哭声吓了回去。

    在这沉默的六眼对看中,手机里时不时响起的呻吟声显得特别的撩动人心。

    “啪”七爷看着自己下身不断扭动着的圆润翘臀,伸出手用力的打了一下,在雪白的翘臀上留下一个血红的手印“你这个**……”

    “嗯啊……好爽……用力打我”人不可貌相,没想到平时清纯模样的薇薇居然有sm倾向,这一打屁股,薇薇圆润的小屁股晃动得更加的厉害。

    “嘿嘿……想要啊。求我呀”七爷反而停下了**,一手叼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喷在薇薇雪白的后背上。

    “……”薇薇知道身后的恶魔想要羞辱自己,想让自己说出羞人的话,可是好像要,自己那个地方好想坏家伙插进来“求……求你了”

    “什么……大声一点没听见”七爷反手一个巴掌拍到薇薇的另一边臀瓣上,在上面留下一个掌印。

    “求你插进我妹妹那里……”薇薇闭上眼睛,知道怎么让背后的人兴奋起来,豁出去的说道“爷爷……孙女那好想要,而且孙女今天是危险期哦,让孙女为你生个女儿吧”

    “嘶……你这个**”七爷感受着薇薇**因羞耻而剧烈收缩得**,想到她的骚话兴奋的拍了薇薇屁股一巴掌,然后抱住薇薇的腰,狠狠的冲刺起来。

    “嗯啊……啊……爷爷……孙女要被干坏了”薇薇摇晃着头和屁股,顺着身体的意志不再管其他的。

    “什么……视频里的是薇薇”一菲和美嘉惊讶的喊道。

    “不会吧……我看薇薇是一个很清纯的女孩啊”美嘉不敢相信的说道。

    “都是他……都是那个王八蛋害的”张伟咬牙切齿的说道。

    了解了事情始末的美嘉和一菲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两人一左一右的坐在张伟旁边,看着黝黑的**在粉嫩的**里驰骋着,一声声饶人心弦的呻吟声让美嘉和一菲脸色越来越红润。

    “哎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是不是啊,张伟”一菲最是忍受不了这种气氛的,狠狠的拍了拍张伟的肩膀说道。

    “我哪来这么多芳草,我好不容易有了一枝花”张伟盯着一菲,直到把一菲盯得不自在才说道。

    “谁……谁说你没有芳草”一菲站了起来,气愤的说道“老娘我比薇薇差吗”

    “你”张伟疑惑的说道“你不是曾老师的吗”

    “谁说我是贱人增的了,哪一集有交代我是他的”一菲愤愤的说道,一菲脱掉身上的粉红色兔子睡衣“老娘这只花难道还比不上薇薇”

    经常锻炼跆拳道的胡一菲,身材那是毫无疑问的魔鬼身材,一对浑圆的**更是不下于薇薇,让**丝张伟看得目不转睛。

    “还有我,还有我呢”一旁的美嘉也站了起来,脱掉自己的睡衣,肉感的身材和钟乳型的**让张伟目不暇睛“我们两个绝世大美女还比不过一个微微吗”

    两个美女**着并排站在一起,让张伟不知道要看哪一个。

    在这寂静的夜晚中,飘荡着各种各样的音波。

    比如“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的深夜电台和各种各样声线的呻吟声“干我……啊”